周公解梦 > 感情 > 别墅里,上门女婿在梦中哭泣 432

别墅里,上门女婿在梦中哭泣是什么意思

 

别墅里 上门女婿在梦中哭泣上门女婿是在男人群中是一个敏感的词汇,特别是在很传统的家族中,倒插门这个贬义的词汇常常压得很多人闯不过气来,但由于各种因素,让很多男人成为了上门女婿,当然,我们可以说大部分是过得很幸福的,只要不提及孩子的姓氏,在传统意义里,上门女婿就是给女方传宗接代用的,所以,孩子基本上都是随母姓,。他是一个上门女婿,在别人的眼光里,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,自己长得还不错,妻子也漂亮,家庭富裕,住在豪华别墅,进出是宝马,但结婚以来,梦是越来越多,各种杂乱的演绎,堆砌了整个夜晚。他已经有了个可爱的孩子,已经会叫他爸爸了,看着天真无邪的孩子的呼声和妻子小鸟依人的爱护和体贴,他总能用一个很好的词汇来形容这个生活,那就是“温馨”。他说,当他拥有了物质生活的富足之后,才知道,精神世界原来是这么的必要,原以为只要是性感的女人,可爱的孩子,富裕的生活,那就是完美的家庭,但只有梦里,理智会告诉他,他错了。错以为肉体就是爱,他最想骂的一句话就是:谁他妈的说男人是先有肉体后有爱情的?!梦很杂乱,他挑了几个和陈鹏诉说,梦里,他是一个人,在森林里游走,森林里很黑,但还是有月亮从树的缝隙里射下一些亮光,他似乎是为了去外婆家,但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会在森林里。但由不得他多想,他一直往前走,他很恐惧,因为怕狼,还怕蛇,觉得全身都凉飕飕的,由于惊恐,当确定找不到出路的时候,他甚至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...还有一个,他梦见自己在古代战场,到处都是屠杀,他好像是其中一方的将军,但部队打散了,几个手下他眼睁睁的看着死在他的面前,敌人很厉害,那箭像雨一样飞过来,就像梁朝伟和张曼玉拍的《英雄》那样的箭雨,他和他的战马疯狂的跑,他举着他的剑愤怒的朝对方的阵地扑去,但快到跟前的时候,马被一倒削去了前足,他跌了下来,重重的摔在地上,当他在梦里醒来的时候,只有他满地的尸体和鲜血,还有他的战马,他忍不住,失声痛哭......他的梦,最后的结果都是哭,有时候,会哭出声来,有时候,只是醒来后会有一枕头的泪痕,心疼他的妻子会问,又梦见什么了?他总是笑了笑,梦见在古战场,打了败仗,哭兄弟们呢。他的妻子会安慰他说,想不到,我的老公上辈子是将军。然后拥住他,抬头,用一脸真挚的说:晚上,带我入梦好不好,我要和你一起并肩作战,让你打胜战。他也会咧着嘴笑着说,好!但梦,依然是多而芜杂,隔三叉五的,还是会在梦里哭。他很认真的盯着陈鹏说:“现实生活中,他是从来不哭的,哪怕是父亲过世的时候,他也强忍住了。”也许,很多人和陈鹏一样,听到他说这话的时候,都会想到一首歌,刘德华的《男人哭吧,不是罪》。然后,我让他谈到了自己的家庭,谈到他苦难的童年,谈到他的奋斗史,原来,他是家里的长子,弟妹都还在上学,母亲年老多病,而他自己的事业,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,直到遇到了现在的妻子,她向他伸出了援手,两人产生了爱情,但她的父母要求他入赘。他最终答应下来。现在,你和你未婚前的朋友联系得多吗?”“很少了,现在专心做事业。”“是自己创业吗?”“不是的,是妻子的家族事业。”“多久回去看一次妈妈?”几个月一次吧,她现在一个人在家,有事的时候会打我电话,我会马上赶回去。”“喜欢去外婆家吗?”“小时候,妈妈常带着自己去,很开心,最喜欢去的亲戚家就是外婆家了。”...梦里梦外,陈鹏都感受到了他内心的孤独和脆弱。他说,他从没留泪过,但,梦里流的泪却比哪个男人都多。英雄泪也罢,吓哭的泪也罢。很显然,是内心的孤独感让他一次次的在梦里刺激了他的泪腺。在对话中,陈鹏了解到,他从没梦见过妈妈,虽然他很爱她,他打包票说,他自认为,绝对是个孝子!但梦里就是没有妈妈,哪怕是出现了小学时过世的父亲。一个令人无法舒心的童年,给了他坚强,给了他坚毅,但这,对他事业并没带来什么结果,他依然在结婚前承受着一次次的失败,但他朋友很认可他,朋友的评价是执着,有想法,肯干。他的内心是真的有朋友吗?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他很早就当家了,也是活着离家出走的人,他眼眶泛红了,这种感觉深深的触痛着他。解决问题的方法,其实,就是让他找到家庭的归属感,需要做的是,把自己的妈妈接到一起来住。他叹了口气,他妈妈在他岳父岳母面前,就像奴才见了主子,头都不敢抬,贫富差距太大了,吃饭也不敢大口吃,很约束,弟弟妹妹,除了要钱,其他从来不打电话也不联系了。“是否能在外面再买一个房子呢?”“不太可能,别墅有10几个房间,要搬出去住,比天还难。”似乎问题进入了一个死角,似乎他的问题无法解决,因为他的多梦,不是因为身体原因,而是强烈的内心孤独感导致。原则上来说了他身边并没信得过的人,可爱的妻子和孩子并没给他梦里加一个伙伴,多一个温馨的场面。但从解梦的角度解决问题,却有峰回路转的功效。陈鹏告诉他,他的梦多的原因,是因为没有放下大脑里杂乱的心思。只要让心澄净,多梦之症则消失殆尽。只要用冥想的方式,从头到脚,将芜杂的思绪一层层的剥离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要,只有一轮温暖的阳光,从头到脚,暖和身心。必要的一些辅助手段,陈鹏让她妻子配合执行,让她妻子多和他的母亲逛街聊天,多带家人一起在外面闲聊吃法,目的就去除他母亲对这个家庭的隔阂。他妻子很认真的点了点头。一个月后,他笑着和我说,陈老师,我的枕头不会水答答了。我知道,他的问题改善了。

转载必须保留来源地址:http://www.yuexw.com/jm/101-48782/

扫描上面二维码,分享到朋友圈!
别墅里,上门女婿在梦中哭泣》文章中所有描述和言论均为原作者和网友看法,真实性未知,与本网立场无关,删除与联系请发邮件至ad@yuexw.com
© 2006-2018 周公解梦 粤ICP备14007158号